大会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大会要闻

矿业将成后疫情时代非洲经济恢复关键

发布时间:2020-10-28 阅读量:

 人民网约翰内斯堡10月27日电(王磊)进入后疫情时代,恢复经济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重要任务。南非内阁10月22日批准了包括对铬矿征收出口税等一系列干预措施,除了增加政府税收,还将提高本国铬铁生产及相关产业链企业的全球市场竞争力,而南非政府近期公布的经济复苏计划已将振兴矿业列为首要任务。

 非洲因其矿产资源丰富而被称为“富饶大陆”,成为国际投资的焦点,世界五大矿产资源国之一南非,“世界原料仓库”、“中非宝石”和“地质奇迹”之称的刚果(金),世界第四大铜金属生产国赞比亚等都来自非洲。后疫情时代,矿业将成为非洲许多国家恢复经济的关键行业。

 疫情影响非洲矿业 病毒防控好于预期

 由于矿业的生产环境基本处于密闭空间,其商业模式也依赖于全球的供应链,因此非洲矿业也毫无疑问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受害者。

 各国采取的全国封锁大幅增加企业经营成本。据南非PMG矿业公司介绍,南非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一度实施五级全国封锁,在此期间所有企业停止运营,发货任务大量积压。自5月1日开始降低全国封锁等级以来,尽管陆运、海运逐渐恢复,但运输计划依然因疫情而出现延误或停滞,导致运输成本对应增加。而在企业运营的同时,还需要增加疫情防控方面的支出。

 而受边境关闭和旅行限制的影响,国际工作人员的轮换受阻,带来广泛的项目后勤问题。在5月份的非洲疫情高峰时期,有43个非洲国家关闭边境,而对基本工作岗位的入境豁免很少,导致处于勘探和开发早期阶段的项目基本瘫痪。

 但矿业也有其防控疫情的有利条件。非洲各国普遍采取偏远矿场模式,采矿业可以通过现场封锁和严格控制人员出入将自己与外界隔绝。尤其是在具备基本卫生条件的国家和地区,矿山的运营商可以建立较为完备的病毒测试和隔离基础设施,其疫情防控表现甚至好于当地平均水平。

 例如,西非大多数矿山报告的确诊病例数为个位数,而该地区三大黄金生产国加纳、马里和布基纳法索的矿点没有记录到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矿业对非洲国家恢复经济至关重要

 鉴于矿业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弹性和抵抗力,非洲愿意在其经济复苏计划中为矿业提供一个中心位置,这将为矿企创造更有利的经营环境。

 南非受创最严重的钻石和铂金生产商,预计2020年平均产量将下降11%,但依然好于6月份预测的15%。非洲其他地区的情况则更为乐观。刚果(金)和赞比亚出产的铜和钴在3月份下跌后出现反弹,西非的黄金生产商从金价中获益,黄金价格也帮助坦桑尼亚将其采矿收入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尽管疫情导致勘探计划的中断会推迟未来项目的进展,但这些影响将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显现出来。

 南非PMC矿业公司位于林波波省帕拉波鲁瓦地区,是一个综合性矿业公司,主要产品为精铜、磁铁矿、蛭石等,也是目前南非唯一的在产铜矿。2012年12月,以河钢集团作为牵头方的中方联合体和南非工业发展公司与力拓集团达成收购协议。中方收购后至2019年底的6年半时间里共实现税后净利润约71亿兰特(约合29.56亿人民币),即使今年受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仍可实现净利润23亿兰特(约合9.57亿人民币)。

 由于意识到矿业对本国经济的重要性,许多国家政府避免对其生产活动及供应链施加严格限制。例如,在铜资源丰富的刚果加丹加省,省级封锁只施行了24-48小时,且并不限制工业矿商。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刚果(金)、赞比亚、马里和布基纳法索等国家的边境仍然开放,允许向本国内进口矿产品。赞比亚也在疫情期间保持边境开放,铜出口和其他贸易的进行可以畅通无阻。即使是在严格执行全国封锁的南非,矿业也是最早恢复经营的行业之一,露天矿从4月下旬就已恢复运作。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近期公布的经济复苏计划已将振兴矿业列为首要任务。政府希望将本国勘探方面支出的全球占比从1%提高到3%。为了提振投资者信心,南非政府也正在制定计划简化采矿法规,提高审批速度,帮助投资者以两倍的速度获得采矿相关许可证。

 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也支持本国采矿业的改革,政府希望这项改革能够刺激手工和工业黄金生产,目前黄金产量仅占经济总量的0.3%。在安哥拉,油价暴跌进一步推动了政府的多元化计划,以吸引对钻石、黄金和铁矿石的潜在投资。肯尼亚在9月份也公布了建立一个黄金精炼厂的计划,试图使本国在这一行业更加正规化。

 矿业从业者将面临各方压力

 为了拯救脆弱的公共财政,矿业将成为当地政府眼中的摇钱树。与其向受疫情毒害的公民征税,不如挤压矿业经营者获取额外收入。

 南非内阁10月22日批准了包括对铬矿征收出口税等一系列干预措施,这不仅会增加政府收入,同时提高本国铬铁生产及相关产业链企业的全球市场竞争力,但会给矿山经营者带来生存压力。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刚果(金)本国货币贬值了20%,政府终止了对增值税的豁免,这一举措极不受矿商欢迎,矿业公司已经面临超过10亿美元的增值税退税积压。当地政府还要求企业将出口收入汇回国内,并增加对本地社区的贡献,否则将面临处罚。

 受疫情影响,国家经济水平急剧下滑,失业率激增,进而导致社会治安状况急剧恶化,犯罪率飙升,严重威胁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除此之外,矿山所在国工会组织强大增加管理难度,所在地区经营环境不稳潜藏生产威胁,当地法律法规冗杂频繁“矿业修宪”等也是各国矿业经营者需要面临的压力。

 ControlRisks西非政治和商业风险分析团队的负责人文森特·鲁杰(Vincent Rouget)表示,在未来几年里非洲采矿业的政治敏感性必定会增长,并提醒大型矿业运营商需要谨慎经营,围绕增加就业、服务本地和投资方案等制定相应对策。


来源:转载自人民网